Just a dustbin.Take these broken hearts and leave.

Dover&Calais,frog&rosbif,champagne&rum.

Saba&Katsuyu.

To love,to kill.

Why did we have to fire that gun?

我不填坑,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Dover组】聚聚断更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突如其来的Dover二人为同人圈内大手的脑洞,前后风格突变,极致有病。


*互攻向前提。仏英R18场合,略带英仏R18级别语段。如雷慎入。


*架空。架空。架空。与现实中的同人圈完全无涉


链接走→http://m.weibo.cn/2323102384/4054514921882562


【太中】Cheat

*一条千来字的鱼,写得不明不白的_(:_」∠)_

*宰自述

    中也对我的厌恶是真心实意的。

    从小到大我对他的戏弄和拿捏就从没落空过,自第一次见面起我带着粲然的笑容递给他一块包着糖纸的白色鹅卵石骗他含下到我每次都会应承下的会送他回家——无论是酒醉还是任务之后——最后还是随便找个地方把他扔掉,过后他羞愤的表情里写着的“明明就知道你这混蛋的话一句都不可信我他妈的居然还是被骗去死吧人形垃圾”令我极度愉悦。

    我也弄不清楚这种愉悦究竟从何而来。但是,这种时候我总会无意识地笑起来,直到脸上...

【Dover组】Shopping List

*Dover无差向,北米两岁baby twins,新大陆家族日常。

*写了好多想写的梗,一本满足。我不管!互攻最好吃!不服都他妈憋着!【声嘶力竭

    弗朗西斯打开壁橱,发现亚瑟心爱的茶饼干已然告罄,旁边放着的砂糖罐也空了大半。他关上橱门看着身后正在给阿尔弗雷德一勺一勺喂南瓜糊的亚瑟,旁边的婴儿座椅上阿尔的双胞胎哥哥马修正乖乖地趴在身前的挡板上打着轻轻的呼噜。

    他在心里默默清点刚才为了做点心打开冰箱时看到的食材,乳制品只剩下不到一磅的奶酪,玉米和胡萝卜倒还有不少,圆葱没了,孩子们正在长身体需要蛋白质,鸡蛋和瘦肉也所剩无...

【仏英】花驿(完结)

*植物猎人法×园丁英

*前文略有改动,就算看过了也再看一遍吧【反正过了这么久你们也忘得差不多了×

  亚瑟在河边捡到了一个人。双眼紧闭,容色疲倦而安静。

  亚瑟是个园丁,从没踏出过故乡的那个小小村庄一步。村庄前有条深而宽的河,水流湍急,这是他并未离开村庄的原因之一,但总有人愿意趟过这条河流只为见到他培育的花朵后那一声惊异的赞叹。

  尽管如此,亚瑟终归是孤独的。所以他才把河边的那个人捡回家。

  夕色下亚瑟的花们垂着眼等待主人的归来。亚瑟一手提着水桶,一手支在那人的腋下,步履艰难地慢慢挪近他的白色矮篱笆。那人身上有着朦...

【Dover组】Sweet Sweety

*儿童节份的糖。

*若法子英小天使软萌甜。

   亚瑟看着前方不时沙沙作响的醋栗丛露出了狡黠的微笑,竖起食指表情认真地示意身边的独角兽和薄荷兔噤声。他按住身后的箭囊以防在走动中箭头相互碰响,赤裸的小脚丫踩在松软的泥土上寂无声息。他轻手轻脚地靠近那片长着红色浆果的灌木,猛地扑向枝叶晃动的所在,“我抓住你啦匹克西!”

    “哎哟!”这个声音很熟悉,但并不是他调皮的精灵朋友。

    “法兰西?”亚瑟脸上的笑容顿时垮了下去。

   被亚瑟扑倒在地的人蓝紫色双眸上的眉毛不悦地挑起,“是我。

【Dover组】晚安

*只是想写一下可爱的子英_(:_」∠)_

*然而写出来似乎是若法更讨大家喜欢一点

    “你在吗?法兰西?”如果不是刚好一阵凉风卷进屋里让他起身关窗,这么细弱的呼唤定是会被夜风吹散的。

    弗朗西斯打开房门,不出意外地看见住在海那边的小兔子站在台阶上,他圆圆的脸蛋在房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

    他看上去很惊讶,弗朗西斯想。他伸手用拇指擦拭盎格鲁男孩脏兮兮的小脸,另一只手搭在他的肩后把他带进了暖和的房里。关上门后小英吉利就狼狈地打了一个喷嚏,然后仰着脸不知所措地看着弗朗西斯...

【仏英】原罪

Chapter 1

*背景大概是16世纪中叶

*人物关系会在下一章更详细地交待

*R15注意

    向他走来的是一个笼罩在朦胧光晕中的温柔身影,头上戴着洁白的花环,唱着自己编的歌谣。那身影递来一枚青色苹果,用柔润的声音劝他尝上一口......

    亚瑟从梦中惊醒,马车的幕帘被风卷开,带着雨后泥土的气息,驱散了梦境里那人头上淡淡的苹果花清香。马蹄落地的笃笃声节奏紧凑,听来令人安心。

    他从小窗往外看,雨水在树叶上反射着刺眼的阳光。马车已经步上平稳的直道,方才断断续续的颠簸让他睡梦不宁...

【仏英】花驿(上)

    亚瑟在河边捡到了一个人。双眼紧闭,容色疲倦而安静。

    亚瑟是个园丁,从没踏出过故乡的那个小小村庄一步。村庄前有条深而宽的河,水流湍急,这是他并未离开村庄的原因之一,但总有人愿意趟过这条河流只为见到他培育的花朵后那一声惊异的赞叹。

    尽管如此,亚瑟终归是孤独的。所以他才把河边的那个人捡回家。

    夕色下亚瑟的花们垂着眼等待主人的归来。亚瑟一手提着水桶,一手支在那人的腋下,步履艰难地慢慢挪近他的白色矮篱笆。那人身上有着朦胧的香粉味,凑近细嗅一丝气味全...

© CielAm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