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a dustbin.Take these broken hearts and leave.

Dover&Calais,frog&rosbif,champagne&rum.

Saba&Katsuyu.

To love,to kill.

Why did we have to fire that gun?

【仏英】梦呓时分

    每个人都有午夜梦回却难以再次入睡的情况。国家也不例外。

    我梦见自己将亚瑟拥入怀中,并未因此遭到任何袭击甚至是推拒。而后我就醒了,睁眼看见的是卧室的天花板。

    然而被衾里并非只有我一个人,我爱人的体温正将我密密包围。他倚偎在我的怀里,就和梦里一样。

    舒展的眉眼,随着呼吸略微张合的薄唇,长而翘的睫毛在脸上投下的小小阴影。我凑近他的脑袋,嗅到了他发间似有若无的海风咸味。

    没错,是他。

    我的英/格/兰,我的亚瑟·柯克兰。他就是我怀中的这团温热。

    像是为了再次确认,我亲吻了他浓密的眉毛。因为我的动弹床垫震动起来,他扭动了一下,喉咙里细轻地哼了一声。这只酣睡的英国短毛猫险些弹出它肉垫里的利爪给我点厉害。呀,可不能弄醒他呢,否则谁也招架不住一只被吵醒而变得异常暴躁的猫。

    很高兴现在看到他敞开的领口时我的第一反应不是去探寻其他被布料挡住的其他部位,而是将他的扣子轻轻系上因为担心他因此着凉。比起年青时令我狂热的那张高潮时一片潮红的面颊和因含了泪而尤显幽深的双眸,我更愿意搂紧现在有着淡粉面色、交睫而眠的他。

    说起来有些奇怪呢,明明二十多岁是人类男子性欲最为旺盛的时候,有着二十五岁和二十三岁身体的我们却更容易满足于简单的相拥而眠。

    我们早就不像几百年前那样,每天都需要至少一场丰沛的云雨来填满彼此。不,性爱不过是肉体上的予取予求。爱也好、恨也好,对于他的浓烈情感已然把我心腔填满,我还需要向他索求什么吗?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不再有性生活了,我们始终享受并沉醉于合为一体时那快要融化在一起的美妙感觉,仿佛时间为此停滞,仿佛世间只存留下我们。不是为了占有,不是为了掠夺,我们早属于彼此。

    是因为娃娃脸吗?稀薄月光下他的睡颜与千年前并无二致。他的吐息嘘着我垂在眼前的一绺头发,它摇颤的样子像极了我初见他时被拨乱的心弦。那是我第一次踏上这片我在海岸边观望已久的土地,他就坐在礁石边哭泣。处于国家间的感应,我看出了他是和我一样的存在。而当他抬眼看我的一刹那,我听见了心底欲望的低声呜咽。

    那是明知无法得到却又忍不住要渴求的绝望哀鸣。

    “为我所有吧,哪怕仅有一秒。”

    是和他的哥哥们打架,还是和他的妖精朋友们拌嘴?后来他坐在我膝盖上断断续续的叙述我全都记不真切了,我的眼里就只有他通红的鼻尖和那双虽然清澈却望见不底的绿眼睛。他说着说着就靠在我的怀里睡着了,我听着自己的心跳声,担心胸口的砰砰作响会让他睡不安稳。

    他还真是毫无防备呢。看着熟睡的他,我第一次觉得脸热起来。

    与此同时,我也发现同样是海边的落日,这座岛上所见到的景致与我赖以依存的那片土地上是多么的不一样。

    后来我更发现,就是因为有着截然不同的地理环境,我们才会拥有如此迥异的性格。就像同一个品种的葡萄,生长在不同的阳光下酿出的红酒也会有不同层次的口感与香气。他独处时偶尔流露出的阴郁神情总是让人想起不/列/颠少有阳光的天空,他的眉宇间也时常带着岛国人所独有的疏离。

    想靠近却又不由自主地后退般的疏离。这是他。

    他所不知道的是,他并不需要靠近,他的一切都足以将我吸引过去。他冰凉的手指爬上我脖颈时的酥麻触感,他站在树荫下看着我时那令人在意的似笑非笑,他无论得志还是失意时都隐隐透出的淡漠无谓,这一切都像雨夜里从衣隙间慢慢渗进的寒意将我密密覆绕,让我鬼使神差地走到他的身边,牵起他骨节细长的手再也不愿松开。

    不过很意外的,他全身最敏感的部位居然是手心,所以他一直不大肯我去牵他的手,每次轻挠他的手心或者朝那吹一口气他都会惊叫一声握紧手,全身绷紧像只毛发竖立的猫。我小时候最爱这么干,现在就不怎么敢了,他小时候打人可不像现在这样招招见血。那时候的亚瑟抱起来就像一团棉花又轻又软,脸蛋不管是捏还是亲都感觉极佳,如果他的害羞方式不是拳打脚踢就更可爱了。

    但是话说回来,我爱的不正是这样别扭暴躁,态度冷硬然而内心柔软的他吗?我的绅士先生平日里是那么的骄傲,所以他偶尔表现出的亲昵才会有令我无条件缴械投降的威力。我就是这样被他吃定的呀。

    我俯身过去,舌头轻易地破开他此刻并未设防的牙关,吮吸他甘美的津液。他熟睡着,唇舌皆被我轻轻地含咬。我闭上眼,依稀想起了我们初次接吻时他愣愣地睁大眼睛任凭我的舌头在他嘴里翻搅的模样,而今他的吻技却已然在我之上。此时他的舌头乖乖地躺着,使得这个吻尤为绵长而回味无尽。

    倦意漫过我的脑海,我保持着与他双唇紧贴的状态打算就这么入睡,我们的呼吸水乳交融。但愿梦里依旧有他的身影,依旧能与他彼此温暖,相依相拥。

-fin-

评论
热度 ( 38 )

© CielAm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