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a dustbin.Take these broken hearts and leave.

Dover&Calais,frog&rosbif,champagne&rum.

Saba&Katsuyu.

To love,to kill.

Why did we have to fire that gun?

【仏英】小亚蒂的求婚作战

    亚瑟伏在灌木丛里,手里拿着一个豌豆花编成的花环,尽管四月的天气并不冷,但他还是浑身打战,牙齿格格直响。

    这是他第七次下定决心要跟他的心上人求婚。他的心上人有着一双水灵灵的、会说话的蓝色眼睛,笑起来的时候就像一弯月牙,那又细又软的金色卷发在阳光下柔和地晕散开光芒,总是让小小的英/国人艳羡不已。

    之前的六次求婚作战还没开始就宣告结束,每次他一看到他的心上人冲他微笑,弯下腰想听他要说什么的时候他的头上就开始冒烟。结果他只能结结巴巴地说几句像“我看到你家花园里的蝴蝶很漂亮”这样的蠢话,脸红得快要烧起来。

    这时候他的心上人就会笑出声来,伸手捏着他的脸蛋说小亚瑟真是可爱呀。出于笨拙的害羞,他会拍掉那只白嫩的手大喊别碰我你个笨蛋,然后跌跌撞撞地跑开,在心里给自己狠狠扇几个耳光。

    这次一定要成功!

    这是他的心上人每天都会经过的小路,等她一走近这里,他就从灌木丛里出来,把自己编的花环送给她,然后和她求婚。她最喜欢美丽的花了,一定会答应和他结婚的。亚瑟这样想着,骄傲地笑了。

    他的心上人银铃般的笑声远远地传了过来,他发抖得更厉害了,灌木丛都开始沙沙地响。而等他看清楚他的心上人身边还有两个人的时候,他觉得天都黑了。

    又是那两个老围着他心上人转的蠢货!满脑袋长着只有老头才有的白头发的基尔伯特总是死盯着他心上人那张漂亮的脸不放,浑身像被涂过桐油的安东尼奥老喜欢拍他心上人的肩。你们这两个笨蛋!那可是我亚瑟·柯克兰看上的人,是你们能随便接近的吗!而且居然在他决定跟心上人求婚的日子妨碍他的好事,不可原谅!

    但是,他懊恼地想,但是,他不能在那两个家伙面前求婚,万一他的心上人不答应的话,那两个饶舌的东西一定会让他成为整个欧/罗/巴的笑话的。

    只能先躲在这里,等他们走了再离开了。他盯着手里已经有点发蔫的花环,心情和它一样变得越来越糟糕。他盘算着待会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去舔舐他小小心灵上由于第七次失败而造成的伤口。

    就在这时,一条黑乎乎的毛毛虫掉在他鼻子上,他吓得大叫一声跳起来,手里还攥着那只花环。那样子一定蠢透了。

    完了,他们看见他了。

    那位小美人还在愣神的当儿,基尔伯特和安东尼奥就已经笑成了一团,替对方擦拭着笑出的眼泪:“keseeeeee这不是对面那个小不点吗?笑死本大爷了!”、“俺不行了,哈哈哈哈——”

    小美人并没有像两个同伴那样张狂地笑,而是走过来替亚瑟捡掉挂在他脸上的叶子:“你怎么在这呀,是要抓野兔吗?”他局促地摇头,听见基尔伯特说了一句含混不清的“本大爷看他挖蚯蚓还差不多。”

    “那你在这儿要做什么呢?”美人儿摸摸亚瑟的脑袋,用好奇的目光看着他。

    “我、我...”他咬着嘴唇,头脑一片空白,“我要跟你求婚!”

    美人儿眨巴眨巴眼睛:“什么?”一旁刚刚止住笑声的两人又爆发出一阵大笑,安东尼奥蹲在地上捂着肚子直不起身,基尔伯特笑得直捶旁边的树,树叶掉得他满头都是。

    亚瑟又羞又恼,大喊一声:“我说,我要跟你求婚!”如果现在往他脸上泼水的话,一定会“哧啦”一声化成水汽。

    小美人儿笑了。

    “可以啊。”说着便捧起了亚瑟的脸蛋,在他嘴唇上亲了一口。那双蓝眼睛认真地看着他,“我答应你。”

    突如其来的幸福让亚瑟晕头转向,他连退几步,盯着地上说不出话来。

    好一会儿,他才结结巴巴地开了口“我...我只是因为,因为你嫁不出去,可怜你才、才跟你求婚的,并不是因为喜欢你喔。”

    他可怜的美人儿俯下身,亲了亲他红透了的脸,“那谢谢你哟,小亚瑟。”

    “还...还有这个。”他终于记起他手里的花环,踮起脚把它戴在那柔顺的金发上,因为紧张他不小心戴歪了,而美人儿毫不介意,转头问身后已经彻底傻掉了的两人:“我这样好看吗?”

    两个傻瓜点点头。

    “呐,小亚瑟,我把初吻都给你了,你可不能后悔哦,不然我可是会惩罚你的。”亚瑟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嘴唇,点头答应。

    当然,几年后一阵倒霉的风吹开他漂亮新娘的裙摆,而他看到了不该看的部位时,他还是后悔了。

-fin-

另,豌豆花的花语是甜蜜温馨的记忆。现在那些常用的花语兴起于十九世纪的法国,总觉得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了呢XD

评论 ( 5 )
热度 ( 48 )

© CielAm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