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a dustbin.Take these broken hearts and leave.

Dover&Calais,frog&rosbif,champagne&rum.

Saba&Katsuyu.

To love,to kill.

Why did we have to fire that gun?

【仏英】One Day of Dover(法诞贺文)

*和朝凉合写的法诞贺文ww

*软萌好调戏的朝凉的微博主页戳这里唷→http://weibo.com/u/5286234420

lof走这里→http://levanaasa.lofter.com 去找她玩吧XD

*不用说也知道哪部分是谁写的... 

*最后真眼熟【×


    “早餐要凉了喔,起来啦。”亚瑟翻了个身,装作没听见床边的人的殷勤呼唤。 

    弗朗西斯坐在床沿,看着抱着被子不愿起床的亚瑟扁扁嘴。

    叫醒赖床的亚瑟并不是什么好差事,借着叫醒之机摸摸捏捏占亚瑟便宜的行为会让一脸起床气的亚瑟胖揍他一顿,但是任凭他继续睡下去又会被因为没能及时起床而误事的亚瑟揍。

    看着亚瑟的睡脸弗朗西斯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

    在掀被子、往耳边吹气和用美食香味诱惑等一系列方法皆不奏效的情况下弗朗西斯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他无意中看到亚瑟肩膀上的吻痕。

    看来哥哥我果然还是得用爱来唤醒亚瑟呢。

    弗朗西斯爬上床,压在亚瑟身上动起来,一边动一边在亚瑟耳边低声道:“你这里好棒喔宝宝,嗯,吸得好紧呢~”

    亚瑟一下掀翻了身上的流氓,刚要发火时弗朗西斯就凑上来给了他一个牙膏味的吻:“Bonjour~哥哥我这次可没有在你身上乱摸哟~”

    亚瑟眯着眼,闷闷地哼了一声推开弗朗西斯,脸上还带着刚刚泛起的红晕。

    “醒了就起来吧,我做了你想吃的树莓奶油派,泡茶的水也闷好了,待会我再给你煎个蛋。起来吧,嗯?”弗朗西斯在亚瑟的双眼上各亲了一下,缓声道。

    亚瑟斜了一眼弗朗西斯,伸了一个懒腰下床去洗漱,他走到房门前,停了一步。 “早上好,红酒混蛋。”声音低得近乎呢喃。

    弗朗西斯笑了一声,随着亚瑟出了房间走进厨房,开火倒油,锅里滋滋作响。

    此时盥洗室突然传来一声怒喝“死胡子!”,弗朗西斯一没留神油星就溅到了手背上。弗朗西斯“啧”了一声,打开一旁的小柜拿出创口贴随手贴上。

    “又怎么啦,小亚瑟~”

    “死胡子不是都跟你说过了不准留印的!!!!!”

    弗朗西斯吹着小口哨,“是呀。”

    “你还好意思回答得那么理直气壮?!你把印留在那么显眼的地方是想死了是吧?!”

    弗朗西斯悠闲地把鸡蛋打进锅里,“又不会怎样。”

    亚瑟带着浑身杀气腾地冲进厨房,一把拎起弗朗西斯的领口怒目而视:“弗!朗!!西!!!斯!!!!”

    “哎呀哎呀急什么,哥哥我有的是办法。” 弗朗西斯飞了个眼风拿出创口贴,贴在昨夜的作案痕迹上,看了看打个响指,“人家看到了就说是不小心划到了,反正他们也看不到下面是什么。Parfait!”

    亚瑟“嘁”了一声咕哝着“肯定又是从哪个女人那学来的”悻悻地又进了盥洗室,弗朗西斯哼着小曲起锅装盘,将煎得形状完美的鸡蛋端上餐桌,阳光将素白的晨衣染成与他的金发相称的颜色。

    跟亚瑟一起吃早餐,一起出门,一起坐公交车,都成了弗朗西斯的习惯。每天早上七点半准时响起的是亚瑟的闹钟,但被叫起来的那个人总是自己。

    闹钟的主人还赖在软乎乎的被窝里安稳地呼吸,顶着一张无害又可爱的睡颜让自己狠不下心来喊他起床。

    自己只好起床洗漱,心甘情愿地打开冰箱拿出前一天准备好的食材给两个人做早饭,用早餐的香气去唤醒赖床的小懒虫。

    要说弗朗西斯有什么最不满意的地方的话,大概就是亚瑟严令禁止自己跟他一起走进公司的大门。“你要是敢跟我一起进公司我就废了你。”

    弗朗西斯还记得亚瑟几乎是咬着牙讲出这句话,眼神恶狠狠的,两只手做了个掰断什么的动作,干脆利落。

    “艰难的办公室恋情哟……”弗朗西斯放缓了脚步,看着刚下了公车就开始疾步快走的亚瑟身影一晃消失在转角处,挑了挑眉,向空气轻声说了一句:“小心点走,我亲爱的。”

    弗朗西斯几乎是踏着点慢悠悠地晃进了办公室的,一进门就看见了亚瑟刚刚好戴上工作牌,正整理着自己的衬衫领子。

    他还留意到亚瑟已经戴上了那副黑框眼镜,换成了上班族应该有的刻板样子。他一边思量着应不应该告诉亚瑟说“摘掉那副愚蠢的眼镜吧它挡住你美丽的翡翠色眼眸了”,一边经过他身边,灵敏的鼻子嗅到他身上淡淡的茶香。

    还是不要说了吧,弗朗西斯害怕对方在听到之后立刻炸毛。

    还是要维护恋人在公众面前的形象的,对吧?

    弗朗西斯将公文包放下,戴上工作牌,将半长的头发扎成小辫,弗朗西斯入座在亚瑟对面的位置上,提起笔给亚瑟写了张便条,推到对面的办公桌上,看着对面可爱的同事读完那张便条之后将它揉作一团扔进了脚边的垃圾桶。

    “亲爱的小眉毛,bonjour!”感叹号后还附带着一颗爱心。

    亚瑟悄悄地向对面笑得一脸灿烂的金发胡渣男竖起中指,无声地告诉对方这样的内容看上去像是职场上的性骚扰。

    看着对面一双粗眉毛都快要倒立起来的同事,弗朗西斯强忍住笑意,把脸藏在电脑屏幕后面,开始将注意力放在手头的文件上。

    十点半的时候经理宣布待会有一个部门会议,周围的同事们纷纷一边抱怨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上午饭”,一边收拾好桌上的纷乱带上需要用到的资料前往会议室。

    “我说,如果不能够准时吃午饭的话,我们就要改变计划换一家店了啊。”弗朗西斯找到人群中的亚瑟,在他耳边悄悄地说。

    对方则偏了偏头刻意跟他保持了一点距离:“那更好,最近午休在一起的频率太高了点,正好避嫌。”说完就加快了脚步抢先进入了会议室。

    弗朗西斯失望地扁了扁嘴。

    会议讲了些什么呢?弗朗西斯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了些不相干的东西,比如说今天中午的计划、下午记得去茶水间时顺便给亚瑟泡杯红茶、今天晚饭的菜谱还有一张亚瑟的侧脸。

    会议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将近十二点半,弗朗西斯在会议室门口截住了想快步离开的亚瑟。

    “附近的店里现在应该都是人哦,亚瑟你打算到哪里去吃饭呢?”

    亚瑟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我就知道你刚刚没在认真听。刚刚经理派了个新的单子给我负责,时间紧急,今天恐怕是顾不上吃午饭了。”

    “这样不好吧?”弗朗西斯皱皱眉,拉着亚瑟走到自己的办公桌旁:“本来你胃就不好,午饭当然要好好吃。”

    亚瑟将整理好的文件往桌上一放,环视了一边几乎没有人了的办公室,表情稍微缓和了些:“那么就请你到楼下便利店帮我买个面包吧,波诺弗瓦先生。没办法了,今天你也没做便当不是吗?”说着就打开了电脑。

    弗朗西斯叹了口气 ,点头表示知道了。

    结果弗朗西斯的午休和下午时间都是在看着亚瑟将当做午餐的面包跟即冲麦片解决掉和帮着亚瑟处理文件准备资料的忙碌之中度过的。直到墙上的时钟指向下午五点钟的时候两个人终于松了口气,微笑着抬手对周围下班的同事说再见。

    夕阳的余晖开始慢慢地铺洒,弗朗西斯伸手关掉办公室的灯之后看着亚瑟伸了个懒腰,踏着自玻璃窗外洒入满室的夕阳光影慢慢走出门来。

    “晚餐吃什么?”“随意吧……”

    亚瑟揉了揉眼睛,一脸疲乏。

    “今晚还是早点睡吧,九点钟准时抱你上床怎么样?”

    “什么啊,那个钟点晚餐还没消化完吧。”

    弗朗西斯跟在亚瑟身后踏入电梯,在电梯门缓缓关上的瞬间牵住了亚瑟的手。

    当晚九点半——

    “那个啊,小亚瑟,以后你睡觉的时候能不能别卷被子?”弗朗西斯搂着亚瑟,在他耳边低低地说。“怎么?”亚瑟拍开弗朗西斯伸过来捣乱的手,淡淡问道。

    “我昨天晚上梦见和你做开心的事情,你那里面冷得跟冰窖一样,吓得哥哥我马上就醒了。然后我发现你把被子都卷过去了,哥哥我的小弗朗就这么露在外面,冻得都快断了...”

    “呸!”亚瑟不等他说完就急急打断,“活该,谁叫你要裸睡,以后你再说那些下流话我真的会把你弄断。”

    弗朗西斯坏笑着拧了一下亚瑟的屁股:“怎么弄断,用你这里夹断吗?”说着立刻往后一躲,闪开了亚瑟凌厉踢来的一脚。

    亚瑟瞪着顺势滚下床的弗朗西斯,声色俱厉:“给我去睡客房!Right away!Now!”“好好,先让我拿一下去客房睡的寝具总行吧,客房多久没人去睡了,枕头被子什么的都没有。”

    亚瑟气鼓鼓地看着弗朗西斯带着枕头枕巾去了客房,片刻后弗朗西斯回来,将被子连同亚瑟一把抱起出了主卧。

    “你干嘛!混蛋!”亚瑟在被子里挣扎着。弗朗西斯亲了一口亚瑟浮起潮红的脸蛋,笑了起来:“虽然你的睡相很糟糕,不过没有你的话,哥哥我可是怎么也睡不着的。啊,说起来我们也很久没在客房里做了呢,要好好温暖我一下喔~”

    ……

    “小亚瑟里面果然很热呢~我错了我错了,别夹那么紧...”

    “...闭嘴。”

    原本还想让你好好休息的,现在看起来是没办法了呢。 

-fin- 

评论
热度 ( 29 )

© CielAm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