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a dustbin.Take these broken hearts and leave.

Dover&Calais,frog&rosbif,champagne&rum.

Saba&Katsuyu.

To love,to kill.

Why did we have to fire that gun?

【太中】Cheat

*一条千来字的鱼,写得不明不白的_(:_」∠)_

*宰自述

    中也对我的厌恶是真心实意的。

    从小到大我对他的戏弄和拿捏就从没落空过,自第一次见面起我带着粲然的笑容递给他一块包着糖纸的白色鹅卵石骗他含下到我每次都会应承下的会送他回家——无论是酒醉还是任务之后——最后还是随便找个地方把他扔掉,过后他羞愤的表情里写着的“明明就知道你这混蛋的话一句都不可信我他妈的居然还是被骗去死吧人形垃圾”令我极度愉悦。

    我也弄不清楚这种愉悦究竟从何而来。但是,这种时候我总会无意识地笑起来,直到脸上的肌肉开始发酸我才发觉自己是在笑着的。笑容对我而言更多的是伪装和隐藏,是一张绝妙的面壳,但唯独这时不是。

    更让我期待万分恨不得捧着脸听的是他凶狠无比却从没兑现过的威胁,从砍掉我的小腿(“欸中也喝牛奶不管用开始考虑起接别人的骨了吗”)再到立刻载几位缠人的小姐过来找我谈谈(“不行啦中也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屈服吗——啧不就是写这次的作战报告么”),他竖起眉抬着头指着我的鼻子虽然矮了一个头仍然气势磅礴,真是怎么看都觉得滑稽到难以名状。

    我知道中也喜欢我,我也不否认,我的的确确是喜欢他的,可他并不知道,我喜欢他这件事。

    这让我显得游刃有余。

    如同我对他说的话永远真假参半——所以他每次都没办法判断我说的话究竟是真是假,我就在这将信将疑之间轻易戏耍到他——一样,我并没有把自己的情感全然遮遮掩掩,我发誓,凑近他的脸对他笑也好,出其不意地从背后抱住他也好,这一切我都是发自真心情深意切,如果不是的话我一辈子都自杀未遂。

    可是那又怎样?我的薄幸太过昭然,中也与我的朝夕相处更是让他对此看得透彻。我看得见,他眼里的鄙夷混杂着惶惑,他肯定想,“妈的太宰,要轻佻找别人啊,别装得这么一往情深恶心死个人。”他肯定会反复推敲,我流露出的脉脉款款究竟是真是假。

    他越怀疑越好,他怎么恶劣地想我都好,我是真的害怕,他会知晓我对他抱有的情感。

    哪怕一点点,都足以让我恐惧到立刻悬梁。

    可他终于有一天发难,湛蓝色的眼睛看定我,“我第一次污浊爆发的时候,你完全有办法逃离现场不被我波及吧?你不是最讨厌我了吗?你不是最讨厌麻烦了吗?你不是说过就算是一心觅死也不要死在我手里吗?为什么不干脆让我暴走至死?为什么要冒着被我弄死的危险过来解除我的异能?”

    一连串的问题让我喉口发紧,若是他此刻靠得近些,他定是能听到我加速的心跳。但我面上仍是余裕十足地微笑着,笑到后面中也的表情终于有了缺口。他终究还是心虚的。

    后来他放弃了,揪着我的领口问了另外一个无关痛痒的问题,“还有你他妈的解除完也就算了,把我扔到垃圾堆里是几个意思?”

    “噗噗,因为脏兮兮又黑乎乎的小矮人放在那里完全没有违和感啊。”我记得我那时大抵是这么回答的,然后毫不意外地被提着拳头的中也满楼追打,那一刻除了危机解脱后的松快,我什么都记不清了。

    我说不上来究竟为什么畏于让他洞悉我的心思。大概我确是胆小。

    啊啊,就当是胆小好了,总之,绝不想让他知道啊。

–fin–

从太宰的角度揣摩了一下他对中也的感情。总觉得,把人丢在战场也好,那些对中也的戏弄也好,都不过是一个“连幸福都害怕的胆小鬼”的掩饰,太宰大约是真的做不到薄情吧。和很多太太相比对于角色真的了解不深,性格的拿捏上偏差也许很大。

评论
热度 ( 27 )

© CielAm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