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a dustbin.Take these broken hearts and leave.

Dover&Calais,frog&rosbif,champagne&rum.

Saba&Katsuyu.

To love,to kill.

Why did we have to fire that gun?

【Dover组】Sweet Sweety

*儿童节份的糖。

*若法子英小天使软萌甜。



   亚瑟看着前方不时沙沙作响的醋栗丛露出了狡黠的微笑,竖起食指表情认真地示意身边的独角兽和薄荷兔噤声。他按住身后的箭囊以防在走动中箭头相互碰响,赤裸的小脚丫踩在松软的泥土上寂无声息。他轻手轻脚地靠近那片长着红色浆果的灌木,猛地扑向枝叶晃动的所在,“我抓住你啦匹克西!”

    “哎哟!”这个声音很熟悉,但并不是他调皮的精灵朋友。

    “法兰西?”亚瑟脸上的笑容顿时垮了下去。

   被亚瑟扑倒在地的人蓝紫色双眸上的眉毛不悦地挑起,“是我。”

   “嘁。”亚瑟撇着嘴拍掉手上蹭到的沙土。

   弗朗西斯起身坐起来,顾不上去理睬他恶劣的态度急忙低头看向手中展开的手帕,然而这一眼便让他按耐不住尖声叫起来,“你把我带来的糖都碰到地上了!你这小混蛋!”

   亚瑟低头看见地上散落了几颗亮晶晶的糖。它们应该很甜,带着果香,如果能含进嘴里一定棒极了。可是它们全掉在了泥地上。亚瑟扁扁嘴,转过脸假装毫不在意地“哼”了一声,“我又不稀罕。”

   “你还嘴硬!”弗朗西斯攥紧了手帕,“这些糖我一个礼拜才能从上司那里拿到一颗,我自己舍不得吃,就连东尼和基尔我也没给他们吃过几个,我好不容易攒了十颗带来和你一起吃,你自己看,全被你弄到地上了!”

    弗朗西斯的大眼睛红了一圈,他越说越生气,别过脸不去看亚瑟。

   亚瑟看见弗朗西斯眼底冒出的泪花顿时慌了手脚,他低头咬着下唇抓紧了胸前系在箭囊上的细麻绳,脸上开始发烫。在听见轻轻的抽鼻声之后亚瑟越发无措起来,他从没见过伤心的弗朗西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挽回一个委屈而生气的朋友。

    僵持了好一会以后亚瑟决定做点什么打破这个尴尬的境地。他俯下身把落在地上的糖一颗颗捡起来,他也不知道这样做有什么意义,但是总比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好。但是不一会他就发现了不对,他摊开手心数了又数,从地上拾起的糖只有九颗。

   还有一颗糖,会在哪呢?

  独角兽垂下脑袋蹭了蹭他的脸,亚瑟抬起头看到薄荷兔指了指弗朗西斯的衣摆。

   那颗糖,落在了金色刺绣裙边下厚厚的蕾丝上。

   亚瑟捡起那颗幸免于难的橙黄色硬糖,小心翼翼地拉了拉弗朗西斯的衣袖。

   “干嘛?”这一声疑问还带着浓重的鼻音。

   亚瑟把糖果递到弗朗西斯眼前,“你看,有一颗掉在你衣服上,应该还能吃的。”他看着弗朗西斯有些湿漉漉的脸蛋,声音越来越小。

   弗朗西斯看了一眼那颗糖,抬起眼定定地看着亚瑟一言不发。亚瑟觉得捏着糖的手心开始冒出了汗。

   亚瑟就这么被弗朗西斯盯着看了好久,脑中一片空白,过了不知道多久,他听见弗朗西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你吃吧。”两人异口同声地说出了这句话。
 
   亚瑟急急忙忙地摇头,“不,还是你吃吧。”他噘着嘴,“那个...对不起...”
 
   弗朗西斯伸出食指戳了一下亚瑟的额头,“小傻瓜,这些糖我本来就打算都给你吃的。”亚瑟的脸在他听到这句话后飞速涨红,弗朗西斯看到他的反应忍不住笑了一声继续说下去,“反正你这个小穷光蛋平时都吃不到什么好东西,哥哥我看你可怜才带来给你的,感动吧?”

   这句话成功地激怒了小英吉利,弗朗西斯看着他气得要站起来跳脚的样子得意地微笑起来把手肘支在膝盖上撑着脸。亚瑟见他这样更生气了,但是想到刚才弗朗西斯含泪的眼他又不由忍下了即将爆发的怒意。

   看够了亚瑟怒而不发的可爱表情,弗朗西斯伸手拿过那颗糖,挑眉一笑,“好啦好啦,你吃不吃?”

   亚瑟看着糖,扭过头撅起嘴,“不了。”

   “真的不吃吗?”弗朗西斯的尾音拖得绵长而勾人。

   亚瑟努力让自己不去看那颗糖。“不。”

   “可是这是哥哥我特意带给你的呢。”

   亚瑟为了让自己显得意志坚定而把脸绷得紧紧的。他闭上眼拼命摇头。

   弗朗西斯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小亚瑟,你真是太可爱了。”

   “别用那种词形容我!”
 
   “那这样吧,我们来玩个游戏怎么样?”

   亚瑟疑惑地看着他。

   弗朗西斯捻起那颗糖对着阳光,看了一会把它送到亚瑟嘴边示意他咬住,“你把这颗糖含在嘴里,我来抢,看谁能把它吞下去,这样我们都能尝到糖的味道。”

   “怎么抢?”亚瑟咬着那颗糖,发音含含糊糊。

   “用牙齿,和舌头。不过,谁都不许咬对方的舌头。”

   亚瑟眨巴眨巴眼,点了点头。

   弗朗西斯用食指的指节挑起亚瑟的下巴,“那么,我来了喔?”

   亚瑟立刻把糖含进了嘴里,但是糖太大颗一时没法一口咽下,弗朗西斯动作很快,俯头叼住了亚瑟的唇瓣,一下便撬开了他的牙关。

   亚瑟连忙把糖转移到舌根下,然而弗朗西斯舌头一卷就勾走了它,一击即得后立刻撤退,亚瑟马上抱住了弗朗西斯的脑袋想要把糖吸吮回来。

   然而这并未奏效,弗朗西斯的舌头凯旋而归,不过战利品却被亚瑟的牙齿拦截了下来,两个人的舌头在牙关处展开了激烈争夺,弗朗西斯苦战不下,就在亚瑟即将把糖勾回去的时候弗朗西斯出其不意地戳了一下他的腰际,亚瑟吃痒而把嘴微微张开,弗朗西斯成功地把糖含进了自己的嘴里,亚瑟急忙咬住了糖,弗朗西斯也并紧了牙关,可怜的糖受不住双重夹击,碎成了两半后被他们分而咽下。

   亚瑟本以为结束了,弗朗西斯的舌头却并未罢休,继续伸进他口中舔舐他的上颚。弗朗西斯的舌尖带着残留的糖分,甜津津的,亚瑟忍不住吸吮起来,弗朗西斯眯起眼舔咬着他的嘴唇,亚瑟被他撩拨得浑身发热,虽然仍绻绻于弗朗西斯那无比诱人的舌头,但还是伸手想要将他推开。

   弗朗西斯发觉了亚瑟的意图,扣紧了他的后脑勺,并把亚瑟的舌头引导到自己口中,亚瑟呜咽了一声,缴械投降。

   等到弗朗西斯放开他时,亚瑟已经满脸通红,懵然无措。弗朗西斯微笑着在他鼻尖上落下一吻,凑到亚瑟同样绯红的耳侧低声道,“哥哥我觉得,很甜哦。”

   不管是糖,还是你。

   原本被拾起握在亚瑟手中的糖,再次滚落在地。

-fin-

评论 ( 4 )
热度 ( 54 )

© CielAmber | Powered by LOFTER